热门推荐

随便看看

黄改荣是一位热爱医学的职业女性

2019-11-24 09:21

最后,黄改荣呼吁,不只是在家庭和职场中,整个社会都需要充分沟通、坦诚相待。有效的社会沟通是促进社会群体甚或政府与公众之间合作信任,降低社会运行成本的基本保障。社会沟通能力已是当下中国社会最重要最需开掘的社会资源,需全社会为提升每个人的幸福度而付诸努力。

大量阅读让黄改荣成了“孩子王”,“当时和我同龄的小孩都觉得我好像什么都知道一点,总围着我让我讲故事,也因此我越来越自信。从小学到大学,一直担任班长,又在这个过程中,学到了更多统筹、沟通、服务的能力,形成了良好的循环。”

“很多心血管疾病会受到来自精神心理因素的干扰,我也会碰到一些因病痛变得有些古怪的老人,但是我发现只要愿意给他们时间,和他们促膝长谈,他们都会敞开心扉。有时候会碰到90多岁高寿的老干部,他们也愿意给我们医生讲讲抗日战争时当八路的故事,我们也受益匪浅。”

十几年前,领导告诉黄改荣有一个行政提拔的机会,黄改荣觉得,自己学医是为了救死扶伤,自己并不适合行政岗位。如果离开了临床一线就远离了自己的初衷,没办法实现自我。为了忠于自己的内心,黄改荣找到领导,不卑不亢地表达自己的想法理由,也感谢领导的器重。最后,领导选择了理解和支持。

“其实不管什么职业,都需要有服务意识和沟通协调能力。很多的医患关系问题都出自责任事故,而非技术事故。”黄改荣说:“真的需要潜下心来了解患者的需求,沟通就不要怕浪费时间。”对于患者对医生的依赖,黄改荣有自己的体会。13岁时,父亲生病住院,由于物资匮乏,父亲又是“右派”身份,医生的冷漠让黄改荣印象深刻。心疼自己父亲的病痛之余,黄改荣立志从医,做一名真心为病人着想的好医生。

现在,黄改荣的两个孩子都已成人。在黄改荣的“育儿经”里,她认为,家庭的有效沟通不意味着家长时时给孩子讲大道理,因为大道理常常意味着空洞和无意义。

除了无声胜有声的沟通,黄改荣也努力去深度参与孩子的成长。

从孩子上初中开始,黄改荣会和孩子一起学一遍所有课程,有时候和孩子比赛谁先把一道难题做出来。“我很享受其中。孩子做不出来向我求助时,我也不会马上告诉他,而是引导为主,孩子经过思考做出来,就鼓励他。这个过程也让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。”

在原生家庭,黄改荣从父母身上学到了懂得尊重、善于倾听的沟通方式和方法。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、学着换位思考一直是父母教导我的。”这样的教导也渗透到了黄改荣的骨子里,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她的职业生涯和自己的小家庭。

黄改荣说:“有时家长也要允许孩子偶尔吐槽和顶嘴,因为家长也是孩子的朋友和亲人,不需要时时在孩子面前树立威信。家就是让每个成员能够释放自我的港湾。我觉得这样的顶嘴完全不必上纲上线,当孩子情绪稍微好些时,再耐心沟通。”

除了医生的本职工作之外,黄改荣还是一位中层领导,对上对下的沟通她也颇有些心得。端午小长假,黄改荣所在的医院因为要准备三甲医院复审,医生们不能放假。一些年轻医生自然有些怨言,黄改荣首先表示理解,然后耐心地给他们讲解医院发展到什么阶段,为什么此次复审如此重要,复审成功后的好处。如此循序渐进,年轻医生们也慢慢放下芥蒂,毫无怨言地值班。“此次医院复审成功,他们都很开心,觉得其中有自己的一份付出。”黄改荣说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河南省人民医院老年医学科主任黄改荣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,是那个年代难得的独生子女。“小时候,父母很注重给我营造一种平等的、富于文化气息的家庭氛围,什么事情总愿意听听我的想法。现在想来,父母对我的倾听和尊重对我的成长产生了重要的影响,他们常常善于发现我的长处,不吝惜表扬和赞美,这让我成长为一个自信乐观的人。”

小时候的黄改荣喜欢针灸和珠算,父亲非但没有觉得她“剑走偏锋”,还很支持、珍视女儿的兴趣,专门给黄改荣找来珠算老师。“那个时候几乎没有家长支持孩子读小说,但父母也很支持我,记得小时候家里有很多小说,《铁道游击队》《红岩》等红色小说我都看过。”黄改荣笑着说。

“现在年轻人遇到的很多问题,其实都可以归结为沟通不到位。”黄改荣觉得,在人和人的交往过程中,出现问题很正常,要做到不回避,积极去解决问题。“有效沟通是把自己的顾虑和期望说出来,有时候可能不是一次沟通就能解决问题,需要留有回旋余地,下一次继续沟通,直到解决问题,每一次问题的解决都可以看成人生的一次小胜利。”

“道理要讲,但措施也要得力。不讲大道理的前提,是家长要具备丰富的知识,在日新月异的今天,家长自己要先与时代保持同步,才有与孩子沟通的‘本钱’。”黄改荣说。

除了母亲的角色,黄改荣是一位热爱医学的职业女性。为离退休老干部提供医疗服务是黄改荣的日常工作。为领导服务是不是很难?黄改荣笑着说:“很多人会有这样先入为主的想法,其实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同,很简单。就是要俯下身来为别人服务。”

“肢体语言也是一种很好的沟通方式,试着去握一握病人的手,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”黄改荣说。

虽然每天诊室外的病人络绎不绝,但他们都愿意耐心等待黄医生接诊,因为病人知道,黄医生问诊时耐心、严谨和负责任。

黄改荣记得孩子小时候总爱吃糖,她看在眼里,却没有选择去给孩子讲大道理,而是带孩子去医院“一日游”。看见其他孩子因为蛀牙疼得哇哇大哭,必须拔牙,孩子受到了触动,回来自己把糖收了起来,吃糖的次数明显减少了。“有时候,孩子会情绪低落,质疑自己是否幸福。”黄改荣会偶尔带孩子去孤儿院转转,做做志愿者。黄改荣觉得,体验、感受比告诉孩子他很幸福来得更直接。

沟通并不常常是愉快的,孩子逐渐长大会有自己的迷茫。这时候,黄改荣选择用文字和孩子交流,写封长信告诉孩子自己的所思所想。“有时候文字比语言的力量更大,孩子可以反复地读,也可以把平时忘记说、不好意思说的内容表达出来。”